广告合作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
合理安排看片时间,享受健康生活。

  首页  »   激情都市 »  绝美舞女

绝美舞女

更新时间: 2019-08-28 15:21:26

绝美舞女
  黄蓉撤手要推搡李虎,李虎哪会容她换地方,看着襄儿两眼盯着自己和黄蓉,他更激动无比,一脸猥琐的笑着,李虎霸道的说道:“不换,怕什么,她又看不懂。”
  “你……在这样,我可生气了。”
  黄蓉嘟囔起小嘴说道。
  看她这样,李虎突然吻住了她得小嘴,任她说什么,也只能发出唔唔的声音,他的手也不闲着,在黄蓉的娇躯上游弋个不停,在她最敏、感的地方撩拨着,不时一回,黄蓉扭动得娇躯,立刻安静了下来,并且有了热度。
  黄蓉得舌也终于有了回应,两只手也揽住了李虎的虎背,显然她已不能自拔,两人纠缠的互相磨蹭着身体,亲吻了许久,才不舍的分开了唇。
  只见黄蓉一脸羞红,嗔怪道:“你啊,就这么霸道,要来就快点,动静小点,襄儿要是被吓到,我可饶不了你。”
  听到她同意了,李虎连忙跪起身,双手抓住了她的脚踝,这时黄蓉拉过被褥,盖住了自己的上半身,看到李虎疑惑,她小声道:“襄儿在看着呢。”
  “难道你不觉得,她看着我们,越有氛围嘛。”
  李虎邪恶的说道,他越发的喜欢这种感觉与刺激,若是林朝英那些人在旁围观,或许都没襄儿在旁看着来的刺激大。
  黄蓉的美眸闪动了一下,没有回答李虎的话,她心里当然也如李虎说的一样,不知道为什么,看到襄儿眼神一直盯着自己和李虎,她心里有着奇异的波动,竟然生出让襄儿目睹她父母亲在一起交媾场面得念想。
  她摇头想挥去这个荒唐的念头,但是这个念头却更加强烈,她甚至不受控制的伸手捏住了李虎那早已硬邦邦的凶器,拉到了自己蓬门之前,撩了几下,竟拉着那凶器往前在进。
  “呼……”
  黄蓉仰头满足的哼了一声,她已许久没有尝到男欢女爱的滋味了,而李虎的强大,又让她有了一种新鲜感。
  当李虎还在向前插进阳具时,她皱起了眉头,惊呼道:“怎么,还有?”
  “呵呵,难道我的长,你还不喜欢啊。”
  李虎握住她的乳房,轻轻捏按了起来。
  黄蓉娇真的白了他一眼,娇声道:“喜欢,可是说好了,不要动静太大,你看襄儿都什么表情了。”
  李虎侧头一看,顿时一惊,襄儿的表情竟然不是天真,那双小眼睛很传神,那脸上表情竟然是一种只有怨妇才会有的,特别是那张努动得小嘴,好像在说话一样。
  “管她呢,她又看不懂,我轻点是了。”
  李虎点头说道,开始了驰骋抽插。
  嘴上说轻点,只是一会的功夫,李虎便肆无惮忌了起来,疯狂大力的驰骋,而黄蓉,也被他的强大彻底折服了,忘形了得哼出美妙的声音,迎逢着李虎一下下的剧烈动作。
  “啊……哎呦……嗯……”
  黄蓉娇喘吁吁的呻吟着,怕吓到襄儿,声音也不敢太放肆。
  李虎大起大落地抽插,每次都把阳具拉到小穴口,再一下插进去,阴囊打在黄蓉丰满的屁股上“啪啪”直响,“蓉儿……你的淫水真多……你听到没有?”
  “别说了……夫君真讨厌……插得我舒服,襄儿可……可看着呢……啊……”
  黄蓉也好满足的回答。
  李虎只感觉到黄蓉的小穴一阵阵的收缩,每插到深处,就感觉有一只小嘴要把龟头含住一样,一股股淫水随着阳具的拔出而顺着屁股沟流到床单上,沾湿了一大片,黄蓉那一对丰满的乳房也像波浪一样在胸前涌动。
  看黄蓉快有高潮时,李虎抬起她双腿杠在肩上,把她的屁股跷起来,然后全身压上,让阳具整根插入。
  李虎用力抽插着,龟头一下下地刺激着黄蓉的花心,每一下都让黄蓉忍不住的想大声叫,却又不敢叫。
  见她微皱眉头,双手捂着嘴巴,李虎于是加快速度,剧烈快速抽插起来。
  “啊……坏……夫君……你太厉害……会吵到襄儿……啊……好……深点……啊……舒服死了……”
  被李虎猛烈的抽插,她哪还能矜持下去,张嘴敞快的喊出了做爱给她带来的极致快感。
  床榻在晃动,两人边做边看着可爱的襄儿,此时的襄儿眼睛眨都不眨,看着两人在前后晃动,那表情也越发的邪乎,仿佛她能看的懂两人在交媾一样。
  “你啊,刚说好轻点的,还这么野蛮。”
  一身香汗淋漓的黄蓉,依偎在李虎的怀里,手指在他的胸脯上来回勾画着,一副小女人的媚态。
  李虎抚着她的圣女峰,笑道:“难道你不想我野蛮嘛。”
  黄蓉嗔怪道:“那也要看看场合啊,襄儿可什么都看到了,以后你在急,我也不跟你在襄儿面前做这事,羞死人了。”
  休憩了一会,李虎便抱着襄儿哄了一会,待她在自己怀里睡熟了起来,李虎才把她送到黄蓉怀里,起身着衣走了出去。
  到了第二天一大早,李虎早早的起了床,昨夜他可是没闲着,此次去咸阳,他只带了完颜萍,自然老婆们还需要他安抚一下,所以一夜,他已经完成了连战所有女人的狂野之举,而且至此,也没一个能起来送自己得。
  到了门外,宋仁宗和罗凡几人早就乘着马车来接自己了,当罗凡想和罗霄去说声告别,让她没事回宫看看罗凡时,李虎回绝了,现在的罗霄哪还有力气起床。
  “虎弟,此次到了咸阳,我便回宫了。”
  宋仁宗已知道李虎的计划,这也让他欣慰一些,起码自己这个皇帝,还能听到他们想怎么整理自己的江山。
  李虎搂着完颜萍的肩膀,笑看着宋仁宗道:“行,你回去吧,好好享乐,我来巩固你的江山,你大可放心。”
  在这里没别人,李虎自然不会在称呼他皇帝,在他面前,更不想讲什么狗屁礼仪,但是要是在宫里,李虎也会给他点面子。
  咸阳距离襄阳不算远,三日的行程,马车就已到了咸阳城外,宋仁宗搭乘马车,先行回了京城,而罗凡和王笑林则陪着李虎去咸阳城内寻那梁正得家,找他得女儿梁菁菁,说服她跟自己去金国走一趟。
  “天要下雨,娘要嫁人,来看看雨伞啊。”
  吆喝声不绝于耳,完颜萍身穿绿裙,掀开帘子看着外面的街道,不禁回头笑道:“夫君,这里可比我们那里热闹多了。”
  “哦?你们那里街上没有卖东西的吗?”
  李虎搂着她的腰肢,笑问道。
  完颜萍点头说道:“是啊,我们那里有规定,不许占道经营,只有店铺,不许地摊卖货品。”
  李虎一听乐了,原本以为这占道经营只会是21世纪才有的破规定,没想到这古代也有,显然金国能有这规矩,也是管理者的一种手段,为了营造一个好的国家,必须这样才行。
  “有利有弊吧,像这里,你看看,外面卖货得开心,买东西的也开心,其乐融融啊。”
  李虎也趴了过来,指着外面的人说道。
  这时完颜萍却伸手指向前,喊道:“夫君,快看前面,有歌舞表演。”
  顺着她手指的方向,李虎看了过去,只见前面路上搭了一个台子,而在台子之上,正有一个身穿黑裙脸上带着黑纱的女人妖娆舞动着身体,那舞姿特别的柔,仿佛她的身体没有骨架支撑一般,时而飞舞空中,又时而在台子上原地旋转。
  “她跳舞真美,夫君,我想去看看,行吗?”
  完颜萍回头一脸哀求道。
  李虎点了点头,他来这里找那个梁正,也不急于一时,便拉着完颜萍下了马车,招呼了一声罗凡和王笑林,四人一起上前走了过去,到了近前,人山人海得场面,却也轰动。
  见人多,李虎抱起完颜萍,让罗凡和王笑林站在了自己的身边,跟着台下的人一起欣赏起了那台上的舞女跳舞,那舞姿绝非朝夕之间练成,李虎只看了数眼,便被那舞姿给震撼住了。
  只是来的不是时候,那舞女跳了没一会,便躬身停了下来,舞毕,她环视了一下台下的人,退进了屋子里,这时走出一个中年女人,到了台子上,拱手喊道。
  “各位,今日本店头牌舞姬紫罗兰已表演完毕,有哪位爷想单独欣赏紫罗兰小姐的舞姿,请到店里商议。”
  说完,那妇人便也进了去,周围的人发出了哄笑声,也不乏有几个衣着光鲜之人进了店里,李虎放下完颜萍,一脸冷冷的看着店门,这家酒楼叫凤楼,并不是单纯的酒楼,因为楼上不时有妖艳女子伸手向路人招手。
  “走吧,去梁正家。”
  罗凡看众人散了,立即喊道。
  李虎却依旧站在那里,完颜萍奇怪问道:“夫君,你这是怎么了?”
  “你们在这等我一下,我去去就来。”
  李虎不容她多问,闪身进了酒楼。
  刚进酒楼,就有小二上前来询问,李虎掏出金锭扔给他,朗声道:“叫你家老板来。”
  那小二何时见过李虎这么大方的客人,二话没问,转身就上了二楼,片刻之后,那个在外面喊话的妇人疾步下了楼,那小二在她耳边耳语了几句,她笑脸盈盈的朝李虎走了过来。
  “呵呵,这位大爷,是来喝酒呢,还是来找乐子啊。”
  妇人扭着腰肢,妩媚笑道。
  李虎连看都不看她那张黄婆子脸,冷声道:“我要见见那个紫罗兰。”
  “哟,大爷,不是我说啊,你也知道,我们小店有规矩,紫罗兰可是本店的头牌,若是想见,也不是那么好见的啊。”
  她搓着两手讪笑道。
  李虎从怀里掏出一沓银票,扔给了妇人,直奔二楼而去,头也不回的说:“这些钱要是还不够见她的,那我就把这家店买下来。”
  一听李虎这么喊,那妇人急忙跟了上去,银票塞进袖子里,陪笑道:“怎么会不够,紫罗兰小姐的门外还等着几个贵公子呢,既然大爷给的钱多,自然你先见她了。”
  上了二楼,果然在通道里站了四五个年轻人,这些人都一脸猥琐,显然很急躁,见妇人上来,其中一人喝道:“老板娘,我孙虎等不及了,你若是不让我见,可别怪我在你店里找事。”
  “哎呀,孙少爷,别别啊,这不,这位京城里来的官爷,也是见紫罗兰小姐的,他可是大官。”
  妇人走到那人身边,回头对李虎眨着眼说道。
  李虎心里一阵暗笑,本以为这个妇人知道自己的身份呢,原来是用这种方式来打消这几人的龌龊想法,果然一提京城官爷,这几人立刻退了开,妇人推开门,说了声请。
  李虎跨步进了屋,妇人立刻带上了门。
  进到屋里,李虎先看到了坐在窗边望着外面的女人,那女人依然一身黑裙着身,脸上的黑纱还没摘下来,而李虎这么进屋,她连头也没回过来。
  “给了多少钱?”
  李虎笑道:“几十两而已。”
  “几十两,就想看本姑娘为你单独跳舞,做梦呢,给我滚出去。”
  李虎走到她身后,轻声说:“紫罗兰,别来无恙。”
  趴在窗边的女人一回头,两眼瞪着李虎,她已看出来人是谁,在刹那扬手就要对李虎动手,而李虎更快,先一步握住了她的手腕,并用另只手扯掉了她的面纱。

  也许你喜欢